三七中文 > 黄庭大千 > 第二五零章神仙(三)
    (十五分钟后刷新)

    轰隆隆!!

    一尊吞烟吐雾,似狮似龙的狻猊,在吕诸的身后浮现。狻猊法相一成,龙爪猛地抓向姒伯阳,骇人听闻的杀机一朝爆发。

    整座点将台,在这一股力量下,显得如此微不足道。大地在轰鸣,虚空在战栗,这一尊地祇的力量,在这一刻全然爆发。

    “杀、杀、杀,”

    磅礴杀意几如实质,就在狻猊法相上,演化一座似有似无的福地世界,其中山河大地,风雨雷电,诸般气象,无不具足。

    “吁……”

    眼见吕诸身上的气象,姒伯阳立即勒住缰绳,止住黑龙驹前进势头。数千黑麟骑兵势若惊雷,马蹄踏在大地上隆隆作响。

    对于狻猊龙兽压下的这一爪,姒伯阳眉头一挑,哼了一声,道:“吕诸,”

    咻!!

    下一刻,一道纯白剑光化作匹练窜出,剑光上吞吐森森寒意。姒伯阳脚尖一点,身若鸿羽一般跃起。

    锵!!

    姒伯阳这一剑刺出,剑气横贯三千丈,充斥铮铮剑音,大有一剑霜寒十四州的意境,一剑斩在狻猊伸出的龙爪上。

    剑音由高渐低,最后渐渐平抚。

    这一剑不仅是大地游仙级数高手的绝巅剑术,更挟着绝世神剑照胆之利。便是在地祇级数中,都是一等一的杀伐神通。

    只见,剑光如水,轻轻拂过,把这一只狻猊龙爪斩落。龙爪化作流光,与丝丝金色神血,混合天地云气,一同洒落当空。

    “啊啊……可恶,”

    龙爪被斩之后,反应在吕诸真身上,手背火辣辣的疼,却是一道剑伤,痛的吕诸不禁闷哼一声,怒道:“姒伯阳,你找死!”

    气浪骤然翻滚,犹如大海怒涛,吕诸大怒之下,将自身气机在一瞬间释放,身上狻猊宝铠金光流动,狻猊虚影怒吼连连。

    轰!!

    就在吕诸气机大放时,脚下的点将台,经受不住吕诸气机震荡,竟然轰然倒塌。

    分崩离析的土石,重重的砸落在地上,吕诸脚踩虚空,看向姒伯阳的目光,杀意愈发强烈。

    “……死!”

    一口明黄宝刀,悄然落入吕诸的掌心。其后吕诸吐气发声,似有惊雷阵阵,震的地壳颤抖。

    与此同时,虚托的福地世界中,垂落丝丝缕缕的福地本源之力。狻猊龙眸闪动,被斩去的龙爪,再度被凝练演化。

    铮!

    吕诸挥刀斩下,狻猊虚影咆哮,与这一刀刀势应合。周遭掀起的气浪,竟被生生劈开。

    如此凌厉的刀势,截江断海只若等闲。

    铮!

    狂风呼啸,姒伯阳手腕一抖,剑锋顺着刀势而行,纯白剑光将刀势一分为二。刀势分散之后,在地面上犁出一道道深沟。

    “哈哈哈……”

    姒伯阳执剑,剑锋一竖,寒意大盛,笑道:“吕诸,咱们不要在这说大话,今日咱们谁死谁活,还不一定。”

    “或许……是我姒伯阳,活到最后,笑到最后。”

    说话间,姒伯阳嘴角微微上扬,照胆剑的剑气愈发可怕,化作一层剑罡真炁,笼罩于周身:“你认为呢?”

    “那,咱们就试试看!”吕诸冷冷的与姒伯阳相对,明黄宝刀刀身铮铮而鸣。

    姒伯阳轻声一笑,道:“试试?”

    “好,那咱就试试……”

    照胆剑轻轻一抖,剑音鸣响,剑气四溢,刮起一阵强风,姒伯阳缓步向前走去。

    “呵,咱们较量一下,”

    吕诸嗤笑一声,明黄宝刀劈出一道惨淡刀气,刀气所及,寸寸龟裂:“看看咱俩,谁能真正君临会稽!”

    “求之不得,”

    姒伯阳回以颜色,剑若游龙,铮铮轻鸣,在他出剑的那一瞬,无数细如牛毛的剑气,猛然怒放。

    这两尊远迈凡俗的强者,只是彼此间的气机碰撞,就震的地面浮现丝丝裂痕,清风拂过之后,吹起一层浮沙。

    此时此刻,无论是姒伯阳,还是吕诸,他们的眼中,只有对方的身影。周遭的一应事物,在他们眼里早已渐渐褪色,

    这时的他们,放空一切,心中唯有刀剑!

    刀似刀狱,森然冷酷,剑如剑岭,陡峭险峻。

    就在这二位大高手对峙之时,数千黑麟骑兵由姒伯阳亲宿之首的徐崇代掌。

    黑色飓风席卷战场,所到之处,无不是血雨腥风。

    毕竟,骑兵在战场上占据极大的优势,步兵面对骑兵,尤其是黑麟军一样的重骑兵,更是吃亏之极。

    在冲杀一个来回后,徐崇调转马头,回望了一眼姒伯阳、吕诸,号令众军,道:“列位,主君与吕贼交手,”

    “咱们兄弟虽插不上手,却能为主君,把他身边碍眼的杂草,一起清理干净。”

    徐崇一声长啸,道:“兄弟们,与我一起,杀!”

    “杀!!”

    数千黑麟骑兵在徐崇的带领下,再度冲入吕氏中军之内,将刚刚聚拢起来的吕氏甲兵杀的溃败,

    几千黑麟骑兵驱赶着数倍于己的敌人,一路冲杀下去。将试图护卫吕诸的吕氏亲军,给硬生生的冲散。

    姒伯阳、吕诸立身混乱的战场之中,二人目光相对,恍若世间渐渐褪去色彩。

    他们两人的气机,激烈的碰撞着。每一次碰撞过后,都能迸发难以想象的杀机。杀机与杀机的交锋,近乎于走钢丝一般。

    稍有差池,立即粉身碎骨。

    一时间,二人之间的气息愈发沉凝。

    姒伯阳面上浮动白、黑、青三炁,三炁鼓荡之间,犹如大海拍打礁石,力量之浑厚不言而喻。

    与姒伯阳相对的,是吕诸身后的狻猊之形,愈发的凝实,几乎就是一头真真正正的狻猊龙兽降临世间。

    其上再有似虚似幻的福地世界,世界本源之力加持。这一头狻猊龙兽的力量,在这个时候,无限接近于地祇顶点的强者。

    在经过先前试探性的交手后,姒伯阳、吕诸二人稍做沉寂。

    “姒姓小儿,吃我一刀,”

    就在二人蓄力,蓄到极限之后。吕诸抢先发难,明黄宝刀一动,空间似是被撕扯下一大块,发出呲啦呲啦,刺耳的回音。

    丝丝剑光挥洒自如,穿入撕裂的空间中。照胆剑的剑气,与明黄宝刀撞击,剑锋与刀锋交错,激起无数火星。

    铮!铮!铮!

    姒伯阳与吕诸且战且走,一眨眼就走过上百招,刀剑不住撞击,发出的轻吟,在虚空中经久不息。

    这是姒伯阳炼神还虚,证就大地游仙之后,第一次全力出手。

    浩浩荡荡的法力元炁,几乎凝成实质。姒伯阳剑术虽走的清灵之道,可是剑起剑落之间,那满溢的法力元炁,依然骇人。

    吕诸神色凝重,狻猊龙兽加上福地世界,他的力量极为强横。可就是这样,吕诸的神力,也就堪堪超出姒伯阳一线。

    姒伯阳的实力确实惊人,以圣德打熬根基,一身法力神通极其雄厚,修行进境突飞猛进。

    “哈哈,痛快,痛快!”

    剑罡真炁游走,姒伯阳放声大笑,舞动剑器,与吕诸起起落落,刀剑铮铮,斗的不亦乐乎。

    以往姒伯阳未证仙道之时,有绝世神兵照胆、传世神兵掩日傍身,本就是纵横地祇层次之下无敌手。

    而在姒伯阳度过元神九劫,肉身成仙以后,更是放眼放去,大多都是老朽不堪之辈,连个可堪一战的对手都没有。

    这让姒伯阳不得不遮掩自己的锋芒,太过锋芒毕露,可是会成为众矢之的。

    然而现在,面对这位得到历代积累,实力强横无比的吕氏首领。姒伯阳终于可以尽情的发挥,挖掘自身深处暗藏的潜力。

    “奇怪,这小儿,太奇怪了……”

    就在与姒伯阳搏杀的时候,一边应付着姒伯阳的杀招,吕诸一边心头暗自惊诧。

    “也不知这小儿,从哪里得来的修行之法,虽与正统修行之道格格不入,却别有一番玄妙在其中。”

    “为何我感到,这条修行道路的潜力,不下于正统修行?”

    这才是最让吕诸惊讶的,若只是一条修行道路,吕诸绝不会有分毫动容。

    修行达到吕诸这般境地,早就知道天外有天,大千之外还有大千的道理。每一座大千世界的修行道路,都有一定的偏差。

    可是说来说去,万变不离其宗,都是一条神魔路。而姒伯阳的修行道路,则想前人之不敢想,彻底偏离了神魔路。

    姒伯阳修行的炼气道,乃是采集清灵之气,修成清净仙体。而所谓的正统修行,则是混炼浊气,觉醒血脉,修神魔真身。

    两条修行之路,堪称是一阴一阳,一上一下,一左一右,是两条永不相交的线。

    这便是吕诸,与姒伯阳交手时的感悟。

    地祇级数之下的修行人,或许还看不出姒伯阳修行之法有何不同。可是到了吕诸这个级数,只一交手就能察觉当中差异。

    想要鱼目混珠,不吝于痴人说梦!

    一尊炼气道大地游仙级数的大高手,一位神魔道地祇级数的强者。二人间的争斗,简直就是炼气道与神魔道的一次碰撞。

    炼气道走到这一步,就是长生不坏之体,神魔道走到这一层,就是不老不死之身。

    姒伯阳极尽升华,脑海中闪过不计其数的灵光。每一点灵光,都是他的一点灵感在催化。

    不只是吕诸在观察姒伯阳,姒伯阳在与吕诸搏杀时,一样在观摩吕诸,探得神魔道第四境地祇的奥秘。

    在与吕诸的激战中,姒伯阳已经将第四境地祇级数的玄奥,参悟了七八分,甚至还参悟了几分福地世界的秘密。

    只是参悟归参悟,姒伯阳与吕诸攻伐之势极狠,招招都是奔着夺命去的。以至姒伯阳两人参悟之余,还要保存足够警惕。

    二人打到最后,也彻彻底底的放开手脚。

    狻猊宝铠与明黄宝刀两件神兵,道韵相合,可谓相得益彰,显得吕诸的势头愈发凶猛,刀刀凶狠霸道。

    而相对的,姒伯阳一人一剑,一口真炁贯通天地之桥,呼吸吐纳之间,法力元炁几近于源源不绝,气力深不见底。

    两位摆脱顾虑之后的顶尖强者,他们力量无比强横,随意一击,就能击碎百丈山峦,气机厚重之极,压的大地不住战栗。

    轰隆隆!!

    地壳在哀鸣,这就是这二位的力量,正当壮年的地祇层次,远胜于老朽不堪的同层次存在。

    他们耀眼如骄阳,肆意的挥洒着自己的光与热,犹如人间神祇一般,让人不敢直视,只能仰望尊容。

    与其说这二位是修行人间的斗法,不如说这是一场神战,一场神祇之战。

    神祇的力量波及大地,一次次的杀机碰撞。破碎的杀机、残存的力量气息,让所有人为之着迷。

    这个时候,吕诸与姒伯阳就是最受人瞩目的存在。

    “快哉,快哉,”

    站在一片焦土上,看着被剑光震飞的吕诸,姒伯阳轻声笑了笑。

    经过与吕诸这一战,姒伯阳属实出了口郁气,连带着修为也跟着更进一步,距离凝练下一道先天之炁,五炁朝元不远矣。

    需知道,一旦炼就五炁朝元,就是陆地神仙级数的存在,与神魔道的天神业位相若,位格上没有高下,这并非遥不可及。

    如今的姒伯阳,五炁朝元之路完成了一半。炼就三炁之后,虽说不见得与真正的天神相比,可是在实力上却有较大突破。

    ——————

    姒伯阳正与吕诸交手时,被吕氏大将的几位大将,分兵四五路,逼得节节溃败的姚纪等人,终于迎来了反攻的机会。

    “哈哈,咱们的援兵来了,”

    满身血污,杀的兴起的姚纪,在知道吕氏中军生变后,立刻将其确认为‘援兵’。

    眼见‘援兵’已至,吕氏大势已去,姚纪高呼出声:“众军何在,”

    “在!!”

    凭着姚纪的威信,将上虞氏的溃兵,与各个氏族的溃兵,再度聚拢在一起。

    姚纪指着吕氏中军,想也不想,道:“吕氏中军生变,”

    “现在,是咱们反败为胜的大好机会,谁愿与我赌一赌,赌一个光明前程。”

    “我等愿往,”

    “我等愿往,

    在战场上,已经杀红眼的士卒们,裹挟着各个氏族的首领,高举兵器,齐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