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选择文化胜利 > 第393章 什么叫接地气?这就是接地气!
    早在抗美援朝期间,美国人就曾经向我志愿军战士投放过宣传单。

    不过可笑的是,美国人以己度人,在宣传单上印刷的是“要多想想你的家庭,你在前线拼命,老婆说不定在后方偷人”云云。

    且不说前线作战后方偷人这是盎撒传统,单说这宣传册上画着的细腰长腿的旗袍贵妇就离谱。

    穷苦出生,满怀革命热情的志愿军战士看到这些“地主婆”的时候,想必也是公交车老人看手机.jpg的表情。

    所以,要做宣传战,接地气是第一位的。

    朱富贵为杏贞女士准备的生日礼物就很接地气。

    怎么样的礼物才是好礼物?

    首先,这礼物得数量多。

    普天同庆嘛,数量不多怎么行?

    也就是说,这东西的重量必须要轻。

    其次,要受广大老百姓欢迎,最好能拉近我大清朝和普通老百姓之间的距离。

    朱富贵作为杏贞女士神交已久的挚友,怎么能不为我大清民心稳固所考虑?

    最后,当然是要有实用价值,最好可以反复使用了。

    只有可以反复使用,才能让老百姓日日夜夜想到我大清嘛……

    因此,这礼物自然就是——

    【绝版爆款1比1大小叶赫那拉·杏贞真人多用可清洗仿真耐玩防漏气充气玩偶】。

    简单来说,就是充气的杏贞娃娃!

    这可是朱富贵深思熟虑,反复研究,并且斥重金在系统平台上购买来的礼物。

    它不仅仅完美符合质量轻、受欢迎、和百姓零距离、可反复使用等要求,而且因为可以在飞艇上吹气,所以可以一次性携带好上万个压缩后的娃娃。

    飞艇从香山飞往朝鲜的接应点,除了在北京城可以绕上几圈,多丢几个杏贞娃娃之外,从北京到朝鲜一路,都可以丢娃娃,甚至路过皮岛的时候也能丢几个给睦仁以解相思之苦。

    而且这东西万一落在海上,也能随波逐流,万一有落海的渔民遇上,可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好宝贝。

    故而,朱富贵自夸一句带善人也是名副其实,底气十足的。

    当然,选这个作为礼物也有一个坏处,那就是朱富贵实在不好意思在杏贞娃娃的背上写类似“驱逐胡虏,恢复中华”之类的豪言壮语。

    虽然说句实话,仔细想想娃娃持有者是在怎样一个状态下会看到这些字,似乎也挺应景的。

    但我堂堂大明怎么能干出这种龌龊之事,欺负人家孤儿寡母呢?

    所以最终,朱富贵让店家在娃娃北上印的字是【杏贞,我在床上哪点比我哥哥差,得不到你就要毁掉你——爱新觉罗·奕?】。

    叔嫂乱x的戏码吃瓜百姓最喜欢了。

    朱富贵估计自己还能因此捞一笔文化值,把娃娃回本。

    至于明眼人信不信嘛……

    有些事能做不能说,做得再奔放,只要不说就不是事儿!

    再说了,著名诗人朱富贵的诗歌在华夏也算小有名气了:“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大明”。

    明眼人明眼人,当然心怀我大明,含泪收下富贵陛下的贺礼,并小心使用啦!

    ·

    时间回到阿礼国抬头望天的那一刻。

    由于想要仿效十全老人的白叟宴,这次慈禧的寿宴也是露天举办的。

    虽是露天举办,可该有的排场分毫不逊。

    一个个身着锦褂的小太监端着精美的食盘开始上菜。

    “公使先生,您也在观赏天边的红云吗?”

    法国驻华大使罗淑亚举着酒杯,对身旁的阿礼国说道,“清国的葡萄酒口感真奇怪,不过喝多了也有特别的味道,公使先生,你不来一杯吗?”

    对于他们这些欧洲使节,大清内务府准备了单独的,分餐制的席位,所上菜品也有所不同。

    不但更加精美,而且还有泰西风味的菜式。

    不过阿礼国却摇摇头,皱眉望着天空,“是你们法兰西的飞艇吗?你们操纵舵的问题解决了?可是从天津飞过来,不是应该从东面而来吗?”

    “飞艇?什么飞艇?”

    罗淑亚不解地撇撇嘴,“该死的巴黎佬正在闹革命,我们怎么可能干这种蠢事,你看……”

    罗淑亚的话说不下去了。

    因为一架椭圆形的空中漂浮物,正在缓缓驶来,肉眼可见的变大。

    如果不出意外,这个世界上应该只有法国有飞艇……

    而如果出意外的话……

    意外只有一个,就是那个该死的大明!

    “这是明人的飞艇!这一定是明人的飞艇!”

    “法克!明人居然研究出了飞艇!”

    罗淑亚大呼小叫道。

    一旁的阿礼国则忽然脸色一变。

    “该死的,如果你是明国人,会向清国太后的宴会上投掷什么?”

    “炸弹,一定是炸弹!”

    罗淑亚脱口而出,“该死,明人一定是想炸死慈禧,朱富贵那个疯子,可是有过试图枪杀美国总统的罪行记录的!”

    实际上,法兰西第二帝国一直研究飞艇,除了侦查之外就是希望能够用它来投掷炸弹,要不是飞艇的操控性实在太差,他们早就把飞艇带去墨西哥了。

    因此罗淑亚马上想到了最有可能的答案。

    由他和阿礼国带头,整个欧洲宴会去乱作一团。

    阿礼国铁拳出击,一拳打在挡路的送菜小太监的鼻子上,

    后者盘子里的滚汤洒在另外一名参赞的身上,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不过此时已经没人顾得这些了。

    虽然防空袭演练这种事情还不存在,但他们还是本能的寻找到了对策。

    所有人都发了疯似的寻找可以遮掩的地方。

    恐慌从洋人的餐区蔓延开来。

    如果不是这些洋人,大部分中国人看到头顶上陡然出现的庞然大物的时候,恐怕都都会纷纷跪下来,口乎神仙保佑。

    不过洋人带头乱窜,满清官员也淡定不下来了。

    明人要丢炸弹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

    李莲英等人连忙护着慈禧想要逃跑。

    然而来不及了。

    从那古怪的飞船上,忽然有东西落了下来。

    阿礼国等人连忙双手抱头趴了下来。

    然而等了很久,耳边却迟迟没有传来爆炸声。

    终于有人忍不住好奇抬头看去。

    只见那明人的“炸弹”与其说是在落下,不如说是在飘下。

    “太后娘娘,我早就说,明人怎么可能飞到天上,那定然不是明人的机关,而是菩萨显灵了啊!”

    安德海方才反应慢了,被李莲英和金庆之抢了“护驾之功”,此时便倒打一耙,表明自己早已看穿了一切。

    “这飘下来的,相比便是菩萨赐下的福祉,奴才这就给娘娘您捞过来!”

    说着,安德海便一跃而出,张开双臂,蹦蹦跳跳地朝着即将落下的“福祉”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