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时代狂流 > 第366章:希望破灭
    “韩队,你这就有点不地道了吧,我们辛苦抓的人,凭什么移交给你?”没等郑涛开口,孙学才先不乐意了。

    韩俊川冷冷瞥了他一眼。

    “学才,怎么跟韩队说话的?”郑涛装模做样的训斥一句,然后转过头,笑呵呵的看向韩俊川道:“移交没问题,但是人毕竟是我们抓的,口供总得录一份吧?等我先带回去做下笔录,然后就把人交给你,老韩你看怎么样?”

    韩俊川摇摇头:“没手续,也不是什么大案,直接就来我的辖区拿人,不合适吧?要不这样,人带到我那里去,口供你想怎么录还怎么录,怎么样?”

    说话间,韩俊川刚才召集的人手也陆续赶了过来,不明所以的站在他身后,和郑涛等人隐隐形成了对峙,局面忽然陷入僵持。

    ……

    洗浴中心门外。

    韩俊川赶过来的同时,王流也驱车姗姗来迟,停在了路边。

    刚才打断无数好事,把洗浴中心里搅得鸡飞狗跳的罪魁祸首马家明,已经趁乱溜了出来,快步上前打开车门上了车:

    “王总,都办妥了,人赃并获,郑队顺利抓到了人,不过刚才忽然又杀过来一个人,拦着郑队不让走,想让他把人移交给他,看样子,应该是胡敬良搬来的救兵。”

    王流嘴角一翘,丝毫没有意外,狗急了还跳墙呢,场子被抄了,胡敬良找人过来救场很正常,不过也只是垂死挣扎而已,既然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他自然也早有应对。

    胡敬良能找人,他也可以啊。

    算算时间,人应该也快来了吧?

    正想着,路上突然开过来几辆车,接连停到了洗浴中心门前,车门打开,一帮人迅速下了车,拎着相机、话筒,快步冲进了门。

    来了!

    王流看的眼睛一亮,说曹操曹操就到,而且不早不晚,来的刚刚好。

    这就是他安排的后手。

    这么大一个淫窝,现在已经人赃并获,只要被曝光,胡敬良就算后台再硬,不管找谁来救场,都压不住。

    这下看谁还能来保他!

    ……

    洗浴中心里。

    郑涛看着韩俊川,眼睛微眯道:“老韩,这点面子都不给我?你是打定主意要拦着不让我走了?”

    “我只是就事论事,没有想针对你,你如果感觉被冒犯了,等这事办完,我专门向你赔罪,但是今天,人你得让给我。”韩俊川毫不退让。

    也不能退让。

    人要是被郑涛带走,做成铁案,胡敬良就在劫难逃了,而他也得跟着受牵连,想要躲过这一劫,只能尽力拿下案子的主导权。

    所以,人他无论如何都得抢到手,然而……

    话音刚落,门口突然冲进来一群记者,上来就架着相机,对着挡在门口的韩俊川等人一顿乱拍,同时伸着话筒,直接怼到了他面前。

    “警察同志,听说浴良洗浴中心涉黄,请问是真的吗?”

    “今天是突击安排的查抄吗?”

    “有没有查到问题?”

    韩俊川嘴角微抽,变故来的太快了,他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群记者围了起来,问题接踵而至,一时间人都有点愣神,茫然的看了眼众人,忘了说话。

    郑涛则眉毛一挑,刚才被韩俊川严词拒绝,他还有点不爽和头疼,感觉今天怕是不能善了了,没想到转眼又生变故,记者居然来了,这可是神助攻啊。

    郑涛心里一乐,掷地有声道:“没错,浴良洗浴中心确实涉黄,刚才已经被人赃并获,当场抓获失足女37名,嫖客28人,招嫖人员13人,相关人等都在后面,大家可以去查看。”

    一众记者眼睛一亮,当即略过韩俊川,踮着脚架着相机对着楼上狂拍起来。

    韩俊川也缓过神来,脸色一片阴沉,犯罪行为被当众公布,受众还是一帮记者,这下事情铁定是压不下来了,他想截人的想法基本也落了空。

    “韩队,现在我能把人带走了吗?”郑涛笑眯眯的看过来道。

    韩俊川瞬间一阵腻歪,很不爽,但是也知道,事已至此,已经无可挽回了,索性勉强一笑道:

    “当然,郑队请便。”

    说完冲收下使个眼色,大手一挥道:“郑队人手不够,都上去帮把手,帮郑队把人带回去。”

    既然拦不住,那就干脆帮一把,划清界限吧。

    苏浩瞬间傻了眼,还以为等来了救兵,没想到最后反倒成了抓他的帮手,急声道:

    “韩队,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啊,我们胡总跟你……”

    “闭嘴,先把他给我带走。”韩俊川瞬间变脸,没等他说完,就一口打断,指挥人上前,架住他就走。

    苏浩边挣扎边叫嚷,可惜无济于事,被架着出了门。

    韩俊川松了口气,看了眼继苏浩之后排着队被押出来的其他人,走到旁边,掏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喂,韩队,怎么样了,人拦住了吗?”胡敬良上来就急声问道。

    韩俊川沉声道:“没有,忽然来了群记者,拿着相机全程记录,人肯定是拦不住了,你自己最近注意点,先别露头,尽量找找关系,看能不能把事摆平,实在不行就去国外躲躲,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

    胡敬良瞬间脸色一白,手一松,啪嗒一声,手机摔在了地上。

    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等场子被封,下一个被抓的就该是他了。

    以他主犯的身份,再加上洗浴中心的涉案规模,如果被抓到,他少说也得被判十年。

    进去住十年……光想想他就一阵头皮发麻。

    不,我不能被抓,绝对不能……胡敬良心里涌起一股求生的本能,心思急转,然后捡起手机,匆匆忙打起了电话。

    “江少,在哪呢?”

    “呵呵,老胡你打来的可真是时候,我刚到你夜总会门口,正想着喊你过来喝两杯,你就先给我打来了。”对面传来一阵笑声。

    胡敬良眼睛一亮,道:“您等着,我马上过去接您,正好我也有事想找您,待会儿见面一块说。”

    “那你可得快点,我已经进门了。”江成宇哈哈一笑。

    “得了,我也马上就来。”胡敬良边说边立刻起身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