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重回2003 > 【011】临江之麋
    新学期之后,广播室再次纳新,有一个学妹声线很好,如今已经在配合着王珂做一定的播音工作,不过主要还是以她为主。

    今天准备播的是柳宗元的古文寓言故事《临江之麋》,这是柳宗元的《三戒》寓言故事之一,另外两篇分别是《黔之驴》和《永某氏之鼠》,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无疑是《黔之驴》。

    刚刚听完了新歌之后,王珂又与沈墨商量,决定再播一首《青花瓷》,这个想法得到了沈墨的大力支持。

    两人临时写了两句串稿,看着时间快要下课了,她拿出准备好的稿子默默地复习了几遍,主要是斟酌《临江之麋》念完之后的解读。

    很快下课铃打响,陆续有同学离开教室,程娟也叫沈墨一块离开,沈墨应了一声,然后转头问王珂:“珂珂,你什么时候去广播室啊?”

    王珂想了一下道:“吃完饭就去吧。”

    沈墨道:“那我吃完饭也直接过去,你记得把专辑拿一下。”

    学妹慢慢熟悉之后,沈墨如今已经比较少直接去播音了,不过大多数时候还是会陪王珂一块过去。

    坐在后面的房长安疑惑地抬起头,沈墨这时候似乎也反应了过来,站起身,边往外走,边转过身,看到房长安的表情,甜甜地笑道:“你也可以一起嘛。”

    房长安很嫌弃地摆摆手:“行啦行啦,回你的家去吧。”

    沈墨鼓着腮帮白了他一眼,跟程娟一块去离开,回家去吃饭。

    房长安成功地攻克了一道物理题,心情不错的叫上拒绝了葛小胖和李浩几个糙男人,等着王珂、宋棠一块到食堂吃饭。

    “你到底要让墨墨画什么呀?”

    之前在教室没时间细聊,打完饭菜吃饭的时候,王珂趁机问出了这件事情。

    “我想写一个软件。”

    房长安把《水果忍者》的构想大致说了一下,“那些水果,西瓜、梨、苹果、香蕉什么的,都要画啊,我又不懂。”

    王珂眨了眨那双水汪汪的杏眼,“这是游戏吗?”

    “当然是游戏啊。”

    “就只切水果吗?”

    王珂又疑惑地眨了眨眼睛,见他点头,更加疑惑地问道:“可是这有什么好玩的?”

    宋棠接口道:“其实我觉得还挺好玩的。”

    她用握着筷子的手比划了一下,问房长安道:“是用鼠标这样切吗?”

    “对,不过这个其实是给手机准备的,电脑上只是先练习一下,等弄好了我请你们玩,别提前给我泄露出去啊,这属于商业机密。”

    王珂白了他一眼,宋棠又问:“那这有应该是要在电脑上画吧?”

    “嗯,不过现在条件不成熟,可以先在纸上画出来,等以后电脑上制作就省事了。”

    这当然不是主要原因,主要是有一个理由堂而皇之的跟沈墨多接触而已,不然跟王珂经常一块吃饭,与沈墨单独交流的机会却很少,去她家的时候要么她爸妈在,要么王珂跟着,少有独处机会。

    而之前那种夜里幽会更属于可遇而不可求,不能当做常态去奢望。

    吃完饭之后,房长安回到寝室歇了一下,跟王珂一块到了广播站去。

    按照学校往年惯例,广播站主力基本都是高二的学生,但只挂文学部、播音部的副部长名分,高三再转正,不过周瑜、秦落前一届“人才凋零”,俩人在高二就转正了。

    今年开学之后,原本应该要恢复“惯例”的,但播音部如今的高三并没有人选,王珂也在高一下学期被提为了副部,如今周瑜毕业,她顺势成为了播音部的负责人。

    文学部这边,秦落本该继续担着部长的名分隐退,但因为某些缘故,他在开学之初就主动、坚决地要求退出,并且最终说服了朝敏。

    大概为了尽可能的保持住高三正部的“惯例”,秦落退出之后,朝敏并没有让高二这边的学生袭承部长,而是让原本负责带房长安的那个学姐黄灵接过了部长的职位,由房长安担任副部。

    同样按照惯例,播音部的部长等同于广播站的站长,从这个角度来说,王珂如今算是“当家人”。

    因为学姐的身份,如果黄灵有意去争,是可以跟王珂分庭抗礼的,但这个学姐只挂个名分,很少参与具体的事情。

    综合来讲,王珂如今就是广播站的学生负责人。

    在另一个角度上,虽然市一中建校以来从无“校花”这个头衔,但由于近些年内播音站负责人都是长相气质极佳的女生担任,如果要在学校里面公开选出一个“校花”,站在这个位置的女生基本是绕不过的有力的竞争者。

    这在上一届周瑜负责广播站的时候达到峰值,这位已赴欧留学的学姐不仅长相气质绝佳,人缘同样极好,加上从入校开始就负责学校电台,知名度与人气都极高。

    王珂在播音经历上与周瑜类似,单轮外形比她甚至犹有胜之,但在交际、人缘上差了太多,加上还有某人拖后腿,在知名度上大概不比周瑜差,人气与人脉却差了太多。

    不过在校广播站里面,这一点差异并没有任何影响,她在同届同学和学弟学妹眼里就是只对朝老师负责的学生负责人。

    当然,实际上的学生负责人是房长安,这也是如今广播站里面所有人都默认的一点,谁让负责人总听他的呢。

    这种情况下,两人再来到广播站里面,心态自然非去年来面试时那样可比。

    大概率要在明年接替王珂的学妹唐佳佳已经在等着,王珂跟她准备播音,房长安则到隔壁办公室,也已经有一个勤劳的学妹和一个碍眼的学弟在等着了。

    房长安跟俩人闲聊着说了会话,算算时间沈墨快来了,拿出纸来把苹果西瓜梨等名称写出来,沈墨恰到好处地过来。

    房长安指了指白纸,小姑娘瞅瞅他,幅度很小地鼓了鼓腮帮坐下来,想了想又问:“你想要的是什么风格呢?”

    “你先画出来,我看着改。”

    沈墨白了他一眼,默默地画草稿,学妹谭菲菲凑过来好奇地问道:“这是干嘛呀?”

    房长安笑道:“考一下她的画技。”

    沈墨气质清冷,几个学弟学妹平常都不大敢主动跟她接触,另一个学弟明显也有点好奇,但只隔着桌子伸着脖子瞅了一眼,没敢过来。

    这时校园里面的音响里面传来圆润甜美的嗓音,恬静平和:“大家好,这里是校园广播电台,我是王珂。”

    “现在是下午六点十五分,给大家分享一篇柳宗元的寓言故事。”

    “这篇文章叫《临江之麋》,是柳宗元《三戒》寓言故事之一,另外两个分别是《黔之驴》《永某氏之鼠》。”

    “《黔之驴》我们在课本上学过,今天我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下这篇《临江之麋》。”

    “临江之人,畋得麋麑……”

    王珂在隔壁播音室用甜美的嗓音轻声念着这则名篇,沈墨在这边默默地画着西瓜、苹果、香蕉的形状,房长安听着播音,看着画画,偷偷地给学弟学妹使了个眼色。

    学妹很奇怪地看着他。

    学弟也很奇怪的看着他。

    房长安又使了个眼色。

    学弟看看学妹。

    学妹出声问道:“学长,你怎么啦?是不是眼睛不舒服啊?”

    正专心画画的沈墨抬起头来,露出询问的神情。

    “没事没事。”

    房长安轻轻咳了一声,“我就是无聊,找你们说说话……你们这期的文章写的怎么样了?”

    “呃……我还没写好。”

    “我也没有。”

    “那得抓紧了,不要临时赶,得留出修改润色的时间……”

    “嗯。”

    “嗯。”

    学弟和学妹都认真点头,谭菲菲又问:“学长,这个《临江之麋》是什么意思啊?”

    “呃,大概就是一个猎人抓了一只鹿,不舍得吃,养着,然后让自己家的狗不要咬这只鹿,狗怕挨打,就不敢咬这只鹿。后来这只鹿走出家门,看到外面有野狗,以为跟家里的狗一样,就去跟野狗玩,然后被野狗咬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