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不好好搞科研就要继承亿万家产 > 第663章 闹事1
    第663章闹事1

    欧阳越正要说些什么把退位让贤这事给推了,这时,站在两人身后的一群元老彼此对视一眼,缓缓开口道:

    “靖长老说的不无道理。虽说按照家规,家主之位是要世袭,可老话说得好,凡事能者居之,有实力,才会让欧阳家的人信服!”

    “欧阳雅虽非我们欧阳家本系的孩子,可她的天赋,能力,这都是我们有目共睹的!尤其是她现下,又收服了禁地里的机械兽,她担任家主,我并无意见!”

    “是啊,子侄,欧阳家在你的带领下,从未达到过全盛之期的繁华!还成了四大家族垫底的那个,这实在让我觉得面上无光啊!”

    “……”

    一时间,纷扰不断。

    欧阳越往众位长老的方向看了眼,向着欧阳靖说话的一部分人,原本是同他一个阵营的。

    可如今,这些人无一不避开了视线,低着头,迎合欧阳靖。

    墙倒众人推。

    欧阳越捏了捏手心,心口隐约动怒。

    “我在任的这些年虽未把欧阳家推向曾经的高度,却也是兢兢业业,叔伯如今因欧阳雅驯服的一只机械兽,就要我退位,是不是太过儿戏?”

    他目光如炬,看向这群长老的目光宛如利剑,刺破了稀薄空气,直奔一群人的胸口道:“况且国家支持的训练营赛事在即,我已经和那边的负责人协商明确,只要这一次欧阳家派出行的选手能够赢得国际比赛,就会给欧阳家划分新的基地,我自认为,比起叔伯口中虚无缥缈的老家主的认可,国家的认同,更能让欧阳家更上一层楼!”

    “我赞同子侄这话!”欧阳靖抓住欧阳越话里的漏洞,当下接话道:“可众所周知,欧阳家射击最优秀的只有我女儿欧阳环柰。如此说来,为欧阳家赢得国家认可的也是我女儿,而非子侄啊!”

    “训练营不过刚刚举办,最终的选拔结果未定,叔叔此番说出,未免太过自信狂妄!”

    “欧阳越,你说谁狂妄?这是你对长辈的态度?”欧阳靖被欧阳越的态度气红了脸,借故发难道:“看你今天说的这些话和这番做派,欧阳家交到你手里可如何了得?!”

    “那叔叔带人逼我让出家主之位就光彩吗?”

    “你——!”

    眼看着好好的谈话没谈妥,两个人这就要骂起来,周遭的几位长老连连劝解。

    也是为难了他们,这么大的岁数还要参与到这些利益之挣来。

    三四个人拉住一个,其他的跟着在中间当和事佬。

    “子侄,你先消消火。”

    “靖长老也是,大家都是一家人,莫要因为一点小事就伤了和气。”

    “你看他的态度!”欧阳靖指着欧阳越的方向道:“我好言好语同他说话,他夹枪带棒,好像是有那个大病!”

    “不至于不至于。”其他长老劝道:“靖长老你何必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他身强力壮,便是生一点儿小气,也能活蹦乱跳,再活上个几十年,可你这身子骨,再生个气,时日无多啊!”

    “你——!”欧阳靖看着劝他的长老,一时间到也分不出这人是敌是友。

    而被拉住安抚的欧阳越,态度自然也没有温和下来。

    “我父亲回来之前,这家主之位,我必然不会相让!”

    眼看着一方要,一方不给,他避,他抢,他们都插翅难飞的模样,这些长老也都犯了难。

    现在是晚上十点钟。

    一行人也该洗漱睡觉防止猝死了,就年纪摆在这里肯定不如一些小年轻能熬。

    可看着眼么前儿的这个情况,他们现在离开的几率基本为零。

    这就违背了他们想要捞钱,安享晚年不在奔波的初衷!

    当理念与现实背道而驰……他们互相又看了看,商讨一番后,只能选了个折中的法子,开口道:“要不这样吧,子侄,靖长老,其实你们谁当家主,对我们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只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谁能够平息禁地的暴乱,以及这次在国际比赛上拿到冠军的席位。”

    说的像是不偏不倚,只是明眼人谁不清楚,欧阳雅能解决禁地的暴乱,欧阳环柰可以在射击上拔得头筹……

    最后所谓的家主之位,还不是要落到欧阳靖的头上。

    这就是个时间早晚问题罢了。

    欧阳靖想要这个家族之位,不知道想了多少年,念而不得,久了,其实也不是那么心急了。

    最后的世界比赛,也就是六七月份的事情,他……姑且等得起!

    可欧阳越就不一样了,长老们看向欧阳越,结合大局来看,欧阳越确实不能再带给欧阳家什么好处,便果断放弃他道:“子侄,我们这些长老也是要为了欧阳家的未来考虑。谁能做到我们所说的条件,我们就愿意支持谁,你也是欧阳家的人,我们不希望你因为权利,做出不理智的事情,到时候兵戎相见,对大家谁都不好。”

    “……”

    良久的沉默和窒息。

    在一群长老似商量的目光下,欧阳越薄凉着一双眸子,剑眉星目隐匿在光下,低头,光影绰绰模糊了他整个人的面容。

    等到世界比赛结束,大概还有六七个月的样子。

    长老们都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他自然不好再拒绝。

    “我没意见。”他说着,知道如今的形势已经没办法在他的掌控之内。

    禁地总是要人去守的。

    欧阳雅的天赋又这般出众……

    他觉得很是无力,只是心里却又无比的期待着,希望他父亲能够把欧阳坠的孩子带回来。

    毕竟,这偌大的家业,他从来,都是为这个孩子守的。

    “既然子侄同意,那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明日一早,我便让手下的暗卫互送雅雅去禁地安抚机械兽。”站在欧阳靖身边的一个长老开口,“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想着,得让子侄你手底下参赛的这群学员先去打探一下这批机械兽的情况,若是太过暴躁,我只怕雅雅也无计可施。”

    内门的子弟去打探消息,必然会受伤,而长老们看似给欧阳靖统一阵营,可为了利益而兼顾起来的联盟总能为了利益如一盘散沙散开。

    他们并不希望自己手底下的暗卫受到任何伤害。

    况且,禁地之事本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长老们手底下的这些暗卫当然不愿意去送死,若是他们知道,自家长老毛遂自荐让他们去送死,哪怕嘴上不说,心里也会产生隔阂。

    但这批学员就不一样了。

    他们的等级低,而且还是旁系的子弟,死与不死,同这些长老来说,不痛不痒。

    “不行!”欧阳越却想也不想就拒绝道:“既然都是来参赛的学员,那他们的首要任务就是训练以及参加比赛。况且,这天底下也断没有让外门学员送死,内门学员享乐的道理,长老们也知道去禁地危险,又何必做出这样不公平的事情?”

    换言之,内们的学员是你们的孙子,你们的孙子的命是命,别人家孙子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欧阳越的态度简单,要么谁都别去,要不就一起去,公平合理,就当着去磨炼了呗。

    最近长老一听说要把他们的孙子送到近地哪里,还敢提这样的要求?

    分分钟改口道:“那要不这样,子侄你手底下的暗卫受伤,这次禁地一事……不如明早我们每个长老出上两个人探查情况,你觉得如何?”

    “如此,甚好。”

    ——

    另一边,寝室内。

    已经是晚上十点,傅枝在宿舍里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后,就做到了寝室的沙发上,卸下了自己手上的手表,手链,乃至于放在箱子夹层里的几枚金属物件。

    夜色如水。

    欧阳糯从独立卫浴一出来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摆弄零件的傅枝。

    因为整批队伍里,她唯一认识的就是傅枝,而两个人又分到了同一个寝室,傅枝给她的感觉远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她便对傅枝的事情多上了几分心。

    一眼望去。

    沙发上几枚不大不小的丑陋物件,她能认出来的就是个类似于电脑主板的东西。

    不等她琢磨明白傅枝在做什么,下一秒就看见,无数细小芯片被安插近傅枝这块手表,纯黑色的电子手表被傅枝用手扶起。

    主板,cpu,硬盘,显卡,内存……

    被特殊制成的物件在少女的手中快速运作,只留残影,下一刻,平平无奇的手表,忽然在半空映射了一道蓝色的屏幕。

    屏幕只是一道虚拟的影子,伸手触摸并不能引发任何的变动。

    傅枝抬手,在手表上点了点。

    欧阳家不同于外界,这里的联网会受到限制,再加上主控室那边一直有专业的人员监察这群学员是否使用电子设备。

    傅枝敲了几个键,阻断了他们的勘察,下一刻,便点开了微信的聊天界面。

    999+的消息不断映入眼帘,傅枝大概看了一遍,除了许薇的关切外,就是班里的同学,研究院的学生,陆予深和陆予墨两个人的担忧。

    自家人的消息肯定是要回的。

    傅枝干脆给许薇播了通微信电话。

    “叮咚——”的几声,那边的许薇便接起了傅枝的电话。

    站在门口全程傻眼的欧阳糯:“……”

    直到傅枝同许薇说完话,挂了电话,转过头来,欧阳糯才方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冷冷的指着傅枝手上的小型电脑开口道:“大天才成人电话手表?哪里不会点哪里?”

    “……”

    这样驴头不对马嘴的广告词,只怕开发商都要跳出来殴打你这个不孝买家!

    欧阳糯把眼底的好奇摆在了明面上,不过傅枝觉得,这可能也是人之常情,傅氏没有问世的一些科技,欧阳糯她们不知道也是正常。

    她转过身,正拆卸刚刚组装好的电脑,便听见欧阳糯有几分赞叹语气道:“枝枝,你真好厉害,没想到我们的手机被收了,你还能用一块儿小手表做出可以联系外界的电脑!”

    “嗯。”

    傅枝感受不到欧阳糯的兴奋,只觉得她在很多事情上似乎都没有见过世面,态度冷漠,一脸无情。

    电脑被拆卸之后,手表被重新带到了手上,欧阳糯有些轻缓了语气,还有点小抱怨道:“我都和你说这么多了,咱们也很有缘分,这么多人,就咱俩分到了同一个宿舍,你就别这么冷漠了吧……”

    傅枝转头,看向一脸忧愁的欧阳糯,转了下手表道:“分到一个宿舍,是整个队伍只有我们两个女生。”

    “……”

    傅枝说的倒是实话,可欧阳糯却蹙了蹙眉,她是原先想在陌生的环境里交一个朋友,正要在说点什么,就听见房门被人拍响。

    “谁啊?”欧阳糯问了声,拉开了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阳光帅气的脸,欧阳糯记得,这个人叫什么欧阳北,她只留了一个小门缝,习惯性笑道:“你有事吗?”

    “啊,是这样,明天我们不是就要开始训练了吗?我有些紫外线过敏,所以想问问你们两个女生有没有人带防晒霜的,借我一点。”

    最近的天,并不算多热,防晒霜这样的东西,欧阳糯并不携带。

    她往回看了眼站在屋内的傅枝,觉得傅枝这样的高冷女生更不像用这种东西的,正要拒绝,冷不防听见傅枝道:“一千块,10毫升,月中发手机的时候结账,要不要?”

    “……”妈的,抢钱啊兄弟!

    此时的傅枝还不知道,自己的一瓶防晒,闹出了不小的事情,直接把自己送到了禁地差点九死一生!

    欧阳北脸色一黑,正要逼逼几句,砍砍价,对上傅枝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眼底的冷漠和烦躁几乎溢出,只觉得心口一紧,吓得狠了,没法再说一句话,被迫改口道,“很实惠的价格,我捡到了,开心!(bushi”

    傅枝这便把放在背包里的防晒扔过去,“50毫升的,你拿下去倒10毫升,其它明晚送给我,我要休息了。”

    欧阳北看了眼没有任何商标的防晒,只有一串乱七八糟的英文,看上去并不像什么大牌,觉得自己被坑了,却又敢怒不敢言……

    拿着防晒霜,夹紧尾巴跑出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