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锦衣春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寻着了
    因着此时他们还在两军混战之中,两边人马除却神机营那处人多势众有篝火,其余人等亦是不敢贸然点起火把,以防成为对方偷袭的目标,一切都在黑暗之中进行。

    卫武带着人在黑暗之中缓缓走着,一路仔细察看沿途的事物,小心寻找着皇帝陛下的身影……

    走了没有多远,卫武见到了一样四方见棱的事物,横亘在前头,却是瞳孔一缩,忙快走几步冲了上去,

    “大将军!”

    这厢四下看看,并没有朱厚照的身影,便冲阒翻倒倒扣的战车之中呼唤,却是并没有声晌,卫武再仔细找了找四周,只见得摔死的马匹与被砍翻在地的御者,旁的人一个不见,

    “难道陛下……”

    见这情形,心里是越发的冰凉,只终归不能放弃了希望,于是又叫了几声,

    “大将军!大将军!大将军!”

    始终无人应声,卫武回头招呼几人一起用力将战车翻了过来,战车下头空无一人,卫武伸手在地上摸了摸,竟有粘稠的血迹,卫武的心越发是沉到了谷底,

    “陛下难道是……”

    他还是不死心,于是领着人以那战车为中心,四周搜索起来,在黑夜的荒原之上,卫武依稀可见四周倒伏的尸体,有鞑靼人的,也有大庆人的,他走过去一手持枪,下头用脚踢动着每一具尸体,这厢小心翼翼,万分的谨慎,以防还有人未死诈尸!

    待走到了离战车有二十来步远时,卫武一脚踢翻一具鞑靼人的尸体,显出下头一具匍匐在地的大庆人时,那一身短衣裳打扮,令得卫武看得瞳孔一缩,

    “大……将军……”

    卫武强忍了心中的惊惧,单膝跪了下去,伸手将人翻了过来,抓着前襟,凑到了面前,仔细一看,可不正是朱厚照!

    “大将军!”

    卫武见他双眼紧闭,伸手一探鼻息,却是还有气息!

    卫武不由大喜,开始伸手在朱厚照的身上,上上下下的摸索,看看他是受了甚么伤为何昏迷不醒,

    “大将军……”

    这厢上下摸了半晌,却是连一个伤口都没有寻着,卫武心头大奇,微一思索,便伸手在脑袋上摸了摸,却是摸到了脑侧高高凸起来,有鸡蛋大小的一个肿包,

    “难道……陛下是头磕着地,摔昏了过去?”

    正暗自猜想间,怀里的朱厚照却突然哎呦一声,

    “疼死我了!”

    竟是动了动身子,醒了过来,

    卫武被他吓了一大跳,旋即是又惊又喜,

    “大将军!”

    朱厚照捂着脑袋坐在地上,伸手一摸自己的脑侧,疼得是咝咝作响,

    “咝……卫武……朕的脑袋好疼……你赶紧给朕寻个御医瞧瞧呀!”

    卫武一面喜得咧嘴笑,一面伸手捂了他的嘴,

    “大将军小声些,我们此时身处战场,敌我不分,切摸大声喧哗!”

    皇帝未死,一家大小性命得保是甚么感觉?

    便好如一家大小被人拿着刀逼着,立在那大雾浓锁的悬崖边儿上,被人推着齐刷刷往下跳,正自暗悲小命不保还要连累家人时,却是突然发现跳下来不过就是个小土坡,摔不死人的感觉!

    朱厚照闻言一愣,被摔昏的脑子这才清醒过来,想起自己前头还在战车上意气风发的狂追鞑靼人,后头便遇上了大雾,马儿拖着战车在荒原上一路狂奔,也不知是不是跑入了鞑靼人的阵营之中,不少鞑靼人围了上来,又有人拼死跳上了战马挥刀向自己砍来。

    总算自己在京师里每日也是练武不缀,身手虽不济,但遇上一两个鞑靼倒也是能自保的,朱厚照抽出腰刀砍翻了那鞑靼人,战马却受了惊,往前奔跑了不知多远,便跑上了一处小土坡,自己被从战车上甩了出来,头也不知撞到了甚么东西上面,双眼一黑当时便昏过去了,若不是卫武摸到他的疼处,将他疼醒,自己还不知要睡上多久呢!

    朱厚照清醒过来,理了理思绪,便小声的问卫武,

    “现下怎么办?”

    卫武抬头看了看天,天空之中仍是月黑风高,半点不见星月,地面上还是一派黑沉沉的,

    “末将也寻不着方向了,看来只得寻个地方,想法子猫一晚上,待到天明时再做打算了!”

    朱厚照捂着脑袋点了点头,卫武便扶了他起身,开始四下寻找藏身之地。

    这厢探头探脑四下张望,远远见得一处黑漆漆一大团的事物,想来不是一个土包就是一处密林,卫武想了想道,

    “我们去那处瞧瞧,看能不能寻着一处藏身的地方!”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 众号【书友大本营】 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厢扶了朱厚照,又领了四名锦衣卫,六人小心翼翼的往那黑乎乎一大团的地方走去,待到走近了,见得有枝杈树叶的轮廓了,这才知晓是一处密林。

    只此时密林之中早已有人,窸窸窣窣的发出声晌,卫武听了有些犹豫,悄声道,

    “此处不知有多少鞑靼人在里面,只怕是不能进了!”

    朱厚照却是个胆子包天的,对卫武小声道,

    “怕甚么,外头黑,里头更黑,你瞧不见我,我也瞧不见你,谁也不会动手的!”

    他是不想走了,脑袋上那鸡蛋大的包,疼得整个脑子都一抽一抽的,他伸手摸了摸,好似还有些黏糊糊的东西,也不知是不是血!

    卫武闻言只好点头道,

    “即是如此,我们便进去吧!”

    密林之中当真是伸手不见五指,这般黑暗的环境下,不管是谁都没心思杀人,都是各自寻了地方藏身,以待天明。

    卫武等人进来,便寻着声音稀少的地方去,摸摸索索总算找到一处低矮的土坑,几人依序下去,四面摸索了一番,见没危险,便将皇帝陛下护在了当中,朱厚照抵不住脑袋上的疼痛,背靠着卫武便沉沉睡去。

    卫武几个却是不敢睡,黑暗之中仍是瞪大了眼,万分警惕着四周的动静,这一夜便是如此这般熬过去了……

    待到天边现出一丝天光,眼前灰蒙蒙一片能勉强视物时,卫武仗着比旁人都要高出一丝的视力,早早的看清了周围的情形,这厢悄然起身,

    “统领?”

    “你们护好陛下,我去四周察探一下!”

    这厢庞大的身形便如灵猫一般,悄然闪入了密林之中,待隔了一盏茶的功夫,卫武脸色阴沉的回来,

    “他奶奶的!”

    他低低的骂了一声,

    也不知是倒霉催的还是皇帝陛下走了背字,非要在这里歇息,他们昨晚上竟是摸到了鞑靼人的窝里来了!

    “他奶奶的!”

    卫武忍不住又骂了一声,有人低低的问道,

    “统领怎么了?”

    “我们他娘的,钻进鞑靼人的窝里来了,这四面都是鞑靼人,我没见着一个大庆人!”

    众人闻言都是脸色一变,有人想起身,卫武低低喝了一声,

    “别动!”

    阻止了众人的妄动,他想了想问道,

    “你们有没有人会鞑靼语的?”

    有人应道,

    “统领,小的之前在边军中做探子,会些鞑靼语的!”

    “好!”

    卫武闻言大喜,

    “你们在这处护好大将军!”

    说着又身子一闪消失在了土坑的顶处,卫武选了离了他们最近的一个鞑靼人,趁着这天色未明,正是睡得正酣时,悄悄的摸到了对方的身边,庞大的身子如丛林里的大猫一般,重重的压了上去,

    “噗嗤……”

    刀光一闪,那还在沉睡中的鞑靼人,在睡梦之中便被人给割了喉咙,卫武将他的尸体拖了回来,

    “快!把衣裳给他扒了!”

    众人七手八脚助卫武将衣裳换上,又打散了头发,卫武是故计重施,装成了鞑靼人的样子,混入林中悄悄杀了几个鞑靼人,待到六人全数换成了鞑靼人装扮时,天色已是大亮了!

    密林之中有人用鞑靼语吆喝了一声,便有人应了一声,那会鞑靼语的锦衣卫应道,

    “统领,他们这是预备着集合在一处了!”

    卫武点头,几人将朱厚照护在当中,六人也学着旁的鞑靼人一般,缓缓往密林外走去,到了外头空旷之处,这才见得满地的伏尸,有鞑靼人也有大庆人,不少人临死还缠斗在一处,可见战况之激烈!

    这一帮子聚在一处的鞑靼人约有一二百人,出来见得同族的尸体,饶是他们心性彪悍刚硬,也不由的是黯然神伤,有人想去收拾同族的遗骨,却被人阻止了,

    “我们现在最要紧了逃出大庆地界,他们……是带不走了!”

    话说出来,不少人都仰天嘶嚎一声,开始大声的哭泣起来,卫武等人混在当中也跟着嚎了两句,之后便跟其他人一般,各自去寻战马,只寻到了战马,众人也不知往何处去,不由都是你望我眼,我望你眼,心中茫然!

    卫武捅了捅身边的锦衣卫,低低道,

    “跟他们说,你昨晚上就是南面过来的,南面没有大庆人!”

    那锦衣卫忙依着卫武所教对众人叽哩咕噜喊了一通,这些鞑靼人正在六神无主的时候,听了他的喊话,竟然半分没有生疑,于是都拍马往南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