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穿成福运小娘子 > 第337章 资本家都没这么滋润
    庆州吴家一个管事,去年旁观了诚运招加盟分号,回去禀报之后,吴家对诚运投递的经营模式大为惊艳。

    同时,知道鸿江船厂是诚运投递一大股东时,吴家也动了点心思。

    今年开年,庆州不少相熟的人家和商号有投递需求,还有一些希望代购物品的,为了省事、也节省费用,组团来通州下单。

    一些没有这样能力的人,也议论纷纷,猜测诚运投递什么时候在庆州各地设置分号。

    吴家的意思,这是个机会,但也有被人抢了行市的危险。

    毕竟,诚运的经营相当于给别家探了路,已经探知,信局有经营前景。信局不但能邮寄物品和信件,还能利用投递线路,额外赚取代购的银子。

    就在前几天,庆州吴家专门派人来通州,和卓远图见面,告知庆州在投递方面的状况,询问诚运投递接下来的打算。

    袁冬初听了卓静兰的讲述,说道:“若庆州的确有很大需求,我们也能抽人筹建投递行。但之前的意向,是希望二小姐……希望静兰坐镇庆州,掌管庆州投递行的。

    “吴家是什么打算?难道要提前婚期不成?”

    早就定下的婚期,没有特殊原因,提前婚期很草率,也会显得不够尊重女方。

    就算婚期提前,新媳妇刚过门就出去做生意,而且还是豪绅家的新媳妇……事情也不能这么办啊。

    果然,就见卓静兰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嗔道:“提前什么啊?再提前也不赶趟吧。我父亲的意思,在给我陪嫁的下人中间挑选得力的,和诚运派来的人一起去庆州,先把庆州的投递业务揽到手。”

    袁冬初点头,这个计划挺靠谱。

    现如今,投递行都快遍地开花,顾天成手下的人有些紧张。

    庆州开设投递行的话,有卓家的下人一同做事,不但能减轻诚运的用人压力,更是相当于有了吴家的支持。

    庆州投递行运营起来,会是诚运投递中最顺畅的一处。

    通州虽然卓家参股,但卓远图不参与的态度非常明显,潘再水一直都在凭自己的能力经营。

    不过,通州投递行经营以来没遇到太大的难题,其中也有卓家威势的隐射就是了。

    庆州却是大不一样,吴家只是庆州的豪绅,没有卓家那样掌握造船业命脉的大产业。完全可以在一些事情上强势一点。

    只这一点强势,便足够保得投递行的顺畅经营。

    “这样最好。”袁冬初赞成道,“我这就往牧良镇捎话,派个有经验的人带银子过来。其他需要用人的地方,招投递员和分拣伙计这些,就由他和你的人安排。”

    庆州分号虽然是卓静兰掌管,但还是诚运投递的下属机构。租铺子、招工需要的费用,得由诚运拿出来。

    “不过,你豪门贵女得做好心理准备。诚运现在处于创业阶段,租铺子什么的,先期都是小打小闹,待赚了钱,业务量也足够多时,再筹划扩大店面和经营规模。”袁冬初担心,牧良镇派来的人,带着几十两银子去庆州创业,会把卓静兰和吴家吓到。

    果然,卓静兰一听就皱眉了:“小打小闹吗?庆州下辖之地也有投递需要,若只庆州有个小铺子,不太够吧?”

    袁冬初自有思量,答道:“你可以问问吴家的意思,若他们有意,可以在庆州其他地方设置加盟分号。”

    吴家这么着急,应该是看了通州投递行招募加盟分号,想在这上面分一杯羹,同时用投递行的网络,管理吴家在庆州各地的田庄和产业。

    卓静兰没想到不用她提,袁冬初以及放手加盟分号的设置。

    她小心的确认:“加盟分号能和庆州投递行同步设置吗?”

    袁冬初笑道:“那样最好。”

    不用借贷负债,便把投递行广泛铺展开去,诚运不但能收转运和投送的费用,其他地方往通州的投递业务也得以大范围的展开,多好的事儿!

    卓静兰大喜,却是对袁冬初之前的安排提出异议:“这样的话,你刚才说的派一个人过来,不够使啊。开业事务繁多,主要是招投递员、做培训,这些事我们都不在行。你派一个人,他做不来这许多事情吧?”

    卓静兰写过投递行的筹建文书,还记忆犹新呢。大方向上,她指点陪房管事绰绰有余。

    但很多具体事物,还有和诚运转运线路的交接,她心里没底。

    再加上培训这一块,虽然知道培训原理,但短时间内让一帮小子们熟悉街道名称,这些事,卓府的下人还真没有能胜任的。

    袁冬初心思一动,想到她也在为难的培训机构。

    她想长时间雇用一些正经读过书的人,专职负责诚运投递的培训工作。

    本来是没着落的,结果卓静兰就给她送到眼前了。

    卓家这么大的家业,一定会培养识文断字的下人。让卓远图专门把这种高级仆从给诚运当然没可能,但给卓静兰做陪嫁,辅助女儿把庆州投递行经营起来,想来他是愿意的。

    只要这些人进入投递行做事,袁冬初就敢把这些人编进诚运投递的机构。最先当然是做庆州投递行和加盟分号的培训事宜,等庆州投递行稳定下来,编制内的人员,诚运投递就能随意调用了。

    而且用这些人还很保险,都是有身契的家奴,没有跳槽辞工的可能。

    空手套白狼的有木有?袁冬初感觉,资本家和奴隶主都没她这么滋润。

    “这个简单,”袁冬初说道,“把你手下读过书的人交给我,我来教他们怎样培训投递员和写单、分拣等一系列事务。”

    “行。”卓静兰爽快的答应,已经在盘算府里那些读过书的下人能用。

    袁冬初继续说:“若这些人要派在投递行做事,能不能把他们编入诚运投递?诚运投递现在缺专职培训人员。”

    “他们都是卓家家奴,能编入诚运投递吗?”卓静兰有些疑惑,袁冬初却跟那儿忽悠,“能吧,待到你掌管庆州投递业时,也要编入诚运投递的。”

    “哦。”卓静兰明白了,同时也颇感自豪,她以后就是诚运的一份子,是和潘再水一样的一方豪强了。

    两人商量着细节问题,成功把周彩兰和廖君怡忘到脑后,浑然不觉她二人动笔时,研磨的就是秦大奶奶和廖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