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三世一兵 > 第674章 据守(一)
    或许瀛人觉得这座小山还在他们人的占领之下,只是这山上也有一段功夫没有动静了,瀛人不放心便又派人来查看。

    火把的照亮下,几十个瀛人正小心翼翼的在那高地上行走着。

    不过这回瀛人们却也学乖了,前面的瀛人全都举着盾牌。

    商震的那张弓又回到了他自己的手里,只是商震在将弓瞄向了那前方的瀛人之后,他却又缓缓地把弓松开了。

    “怎么不射了?”坐在商震身边的喜糖问。

    “瀛人的盾牌。”商震回答。

    喜糖当然也看到了瀛人的盾牌,这回瀛人拿的盾牌明显不是原来的那种小圆盾。

    这回瀛人的盾牌虽然说与汉人军队的那种一人高的盾牌不一样,可是终究比那小圆盾大了不少,估计也厚了不少,商震那是怕用箭射不透。

    “这帮狗日的在哪儿淘弄来的?”喜糖说道,然后他就又问商震,“咋弄?”

    “用石头砸啦。”商震随口答道。

    高地与小山还是有一个高度差的,这个高度差在一丈左右。

    如果等瀛人走近了,商震和喜糖从上往下扔石头那也是一种选择,盾牌可以挡住箭矢却挡不住石头。

    “这个主意我喜欢。”喜糖回答。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黑暗之中商震突然就趴到了地上,开始侧耳聆听。

    由于太黑喜糖并没有注意到商震的行动,他依然在看着那越来越近的火光。

    他在想自己要用多重的石头才能尽可能扔得远一些。

    要是这个高度用七八斤重的石头,应当可以把瀛人的盾牌砸倒。

    “一会儿咱俩一个人扔石头,一个人拿箭射,这样这拨赢人也就被咱们打回去了。”喜糖出招道。

    可是这个时候商震突然低声说道:“你小点声,下面路上好像也来瀛人了。”

    嗯?一听商震这么说喜糖也忙趴了下来下意识的抻头去听。

    “这群狗日的轻易不来,这一来上下两头还都来了呢!

    这回可就不好办了!”听了一会儿喜堂低声说道,他也听到动静了。

    是啊,肯定不好办了。

    现在这头小山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既要对付从高地过来的瀛人还要对付从路上过来的瀛人,这个,有点忙不过来!

    “你在这瞅着我回去告诉咱们下面的人,在山口那里堵瀛人一会儿。

    咱们把山上的瀛人打跑了再砸山下的。”而这时商震就想好了主意。

    而过了一会儿,当商震那低沉的喊声传到山下时,山下众人当真是又惊又喜。

    现在任六他们这些傅青彪的手下和商震可是一伙的。

    他们又上不了这座山在底下只有干着急的份儿。

    不管山上有动静还是没动静,他们都会担心。

    山上一有动静,有瀛人从山上摔下来,那就证明商震和喜糖活得好好的。

    可是明摆着敌人众多,他们能不为商震和喜糖担心吗?

    而当山上一旦没了动静,他们也怕商震和喜糖在与瀛人的暗斗中被瀛人杀了,那同样会担心。

    “我们在这儿呢!”任六扯脖子就喊,“你们山上有没有绳子啊?我们也上去!”

    “你们不用上来了!

    瀛人从路上过来了,我们山上也来了一拨,你们先在路上堵会儿,从山口往里面放箭就行!

    我不知道下面那伙瀛人有没有盾牌,你们要小心,等我们把上面的打完了再来帮你们!”商震大声回答。

    商震一开始喊任六他们的时候声音很低,而现在声音却高了起来,这其中却是有原因的。

    商震可没有忘对面山头呢,谁知道对面山头是个什么情况,一开始那上面是既有汉人又有瀛人,而那里已经好半天没有动静了。

    商震也搞不清那些山上的瀛人里是否也有汉人做奸细。

    如果自己喊的声太大,被对面的山上听去了,那么也是麻烦事。

    可是他刚刚听任六喊话声音很大也没有什么事儿,便也大声喊了起来。

    只是,商震错了。

    就在他刚喊完这番话时,忽然他就听到了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发出了“当”的一声响,与此同时,山下任六那里也有庄丁大声喊了起来。

    就那“当”的一声商震不用看都知道那是对面山头上有瀛人把箭射过来了。

    可是事先他都想到过这点了,他所呆的位置自然是那羽箭射不到的。

    既然那上面还有瀛人活着,那么先前喊话的那个庄丁呢,商震又想。

    而接下来的情况却也证明了那个山头上还有汉人活着。

    因为这时那座山上就又传来了“叮叮当当”的石头碰撞溅落的声音。

    甚至,还有人“哇”的大叫了一声,听那声音应当是瀛人的。

    这场夜战打得啊!

    商震情不自禁的晃了下头,太乱套了!

    然后他转身就往回走了,他没有功夫管这些事了,他得先把举着火把上的瀛人打回去。

    当商震返回和喜糖重新在一起时,从高地上过来的瀛人距离他们也只有六七十步了。

    只不过终究是山地,瀛人想上来走的就很慢。

    “我扔石头还是你扔石头?”这时喜糖就低声的问。

    “当然是我扔石头你射箭,射的时候用连珠箭法。

    你瞅着点儿那火把,别把瀛人射倒了火把再掉到底下去,咱们得用它照亮呢。”商震说道。

    “好!”喜糖应道。

    喜糖没有商震的力气大,可是现在瀛人离他们已经这么近了,就这个距离喜糖也是神箭手!

    于是就在下一刻,当那些瀛人在火光的照亮下正迎头往山上攀来的时候,商震便双手举起了一块十多斤重的大石头,直接就摔了下去。

    商震这一下砸的是如此之狠,直接就砸在了一个瀛人所举着的盾牌上。

    就这一下,那个瀛人连同盾牌直接就被商震砸的躺了下去。

    瀛人当时大乱,而商震便把身前的石头一块块地向下抛去,同时喜糖张弓射箭,每出一箭,必有一个瀛人中箭倒下。

    那些瀛人其实已经很小心了,可奈何这里就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地形。

    他们是仰攻的。

    山坡有点陡,他们想往上走就得用手扶着山石,可是用手护着山石就举不了盾牌。

    而就算他们用一只手举着盾牌,可那能有多大劲儿?根本就扛不住商震砸下去的石头。

    而只要那盾牌一被砸歪砸飞,喜糖的箭,随后也就到了。

    在被商震和喜糖放倒了几个瀛人之后,剩下的那些瀛人转身便往回跑。

    而这时喜糖又一箭射倒了一个举着火把的瀛人,那火把落在地上就在那里照亮着。

    看样子,至少天亮之前,瀛人想攻上这座小山是没可能了。

    可也就在这时,商震和喜糖就听到山下便也传来了瀛人的叫喊之声。

    下面也打起来了!

    “你看着这头,我到那头去帮忙!”这时喜糖就把手中的短弓塞给了商震。

    “为啥非得你去帮忙?”值此战斗之际,商震反而笑了。

    喜糖却也只是一嘿嘿便转身往回跑了。

    商震和喜糖谁都没有说出其中的原因来。只因为他们谁去帮着山下的任六他们打瀛人那都是一个好活儿!

    他们只需要从山上把石头砸下去,那山路中的瀛人又怎么可能捞到好?

    这个活爽啊,谁都喜欢!

    “小心对面的弓箭,小心脚底下!”就在喜糖跑开之际,商震终是不放心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