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最强职业人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南德娜再下迷情药
    “宾德,你昨夜为什么没回来?”南德娜问道。

    “嗯。”乐亮不想说,只是嗯了一声。

    “你与那个女人在一起?”南德娜又问道。

    “南德娜,别问这么多。”乐亮很无奈,他当她是长辈,不想与她谈论这些私事。

    南德娜不吱声了,却是心中又是焦虑,暗恼女儿不争气,这么地保持距离,长此以往宾德还不厌倦啊!

    某处,陈义令阴冷地看着地下两具死尸,这是印国的两个特工,发现了他的踪迹,被他反杀。

    他拨出一个手机号码,说道:“我被发现了。”

    “找地方隐蔽,不要再暴露行踪。”荆铃在那方短促命令。

    此时,荆铃在某处高楼顶上,趴伏地上,举着望远镜望向一处,那里是一个戴眼镜印国人,周围有十个全副武装人员保护。这个印国人叫法丁汗,是印国空间研究组织的一个重要人物,从班加罗尔赶来孟买,参与一个国际航天会议。

    说是国际航天会议,却是排除源国和毛国,只是西方一些国家组织的会议,以米国为首。

    荆铃的目标,就是夺取法丁汗手中一份重要文件,这是印国航天最新计划,极为机密。

    这一切,是为宋茜主导,她不能忍下这口气,专门来布局,要大闹孟买。孟买有小上城之称,在这里给予印国重创,绝对是以牙还牙的报复。

    荆铃拨通了宋茜的电话……

    班加罗尔是亚洲的硅谷,印国信息科技的中心,微尔集团和动力科技都在那里设有重要办事处,总部都在孟买。

    此时,苏尔碧在某处,不屑地看着手机中的一个程序在退去。

    “瓦特,你真是自不量力,敢来挑衅我,吃瘪了吧?害怕了吧?”苏尔碧冷笑着自语。

    手机铃声响起,苏尔碧接通,讶异地道:“米国中情局……谁啊……蜜雪儿女士……她来做什么……”

    苏尔碧挂了手机,目露思索,不久自语:“米国中情局……你们管得也太宽了,真当我国是你们可以任意驱使的吗?蜜雪儿女士……闻名已久,我要见识一下。”

    蜜雪儿住在孟买一家大酒店,站在窗口,蹙着娥眉,眺望远处黑夜中深沉的海面,此时的海黑漆漆的,就象她的心,黑暗一片。

    他死没死?那么神奇的人,就这么死了?为什么我有感觉,他还在某处继续体验生活?

    手机铃声响起,蜜雪儿看了看手机号码,是一个陌生号码,露出疑惑之色。

    想了想,接通……

    “蜜雪儿女士?”苏尔碧问道。

    “你是谁?”蜜雪儿反问。

    “黑夜玫瑰。”

    蜜雪儿沉静一下,问道:“是谁透露了我的行踪?”

    “你们米国人,我想知道你需要什么帮助?”

    “不需要,你就当我来旅游的吧!”蜜雪儿心中充斥着怒意,一定是爱德华授意做的,他还是不放心我,要印国人来监控我。

    “大名鼎鼎的蜜雪儿女士来到,我怎么能没有待客之礼呢,我会派最好的特工做你的向导。”苏尔碧一声轻笑,她从蜜雪儿压抑的怒声中,明白对方被出卖了。

    “黑夜玫瑰,不要惹怒我,不要派人来,谁敢来,杀谁。”蜜雪儿冷声说道。

    苏尔碧娇笑,说道:“果然不愧是蜜雪儿女士,够狠辣,我并不喜欢米国中情局,可以不派人去做你的向导,可是……你总要告诉我,你来的目的吧!这是印国,不是米国,我有权力防范未知的危险。”

    蜜雪儿沉默一下,说道:“我来印国寻找一个人……洛城屠夫。”

    “洛城屠夫?我听说过这个人,曾是米国的机密,在‘洛城大地震’中被宣传成超级英雄,他在印国?”

    “我不知道他在不在印国,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我只是在寻找他。”

    “你为什么寻找他?”

    “你去问泄露我行踪的人,他最明白是为什么。”

    “好吧!这是你们的矛盾,我不愿意掺和其中,我只是告诉你,不要在印国造成大破坏。”

    “你放心,我没有心思破坏你们的国家。”

    “好,欢迎你来做客,蜜雪儿女士。”

    陈义令是在一间民居被二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特工围住,强行抓捕,他的行踪已经暴露,为一直监控着,没有隐蔽成功。

    关在一间房里接受审讯,拥有反审讯技巧的他,意志可谓是坚定,什么都没说出来。

    然后就是遭受酷刑,折腾的半死不活,也没有说出半个字,这是一个合格特工的忍耐力。

    苏尔碧闻听后,淡声说道:“用药物。”

    挂了手机后,苏尔碧蹙着娥眉,轻声说道:“荆铃?不怎么出名,就被委派这么重要的任务?”

    荆铃只是明面上在印国的特工首脑,宋茜才是幕后首脑,只是她深深地潜伏,只有有限的两三人知晓她的存在。

    陈义令是在半昏迷的状态下,精神崩溃,全部交代出来,这已不是特工能忍受的折磨,再是意志力坚强,也要屈服。

    他睁着眼睛,躺在一张床上,背叛了祖国让他感到羞惭,可是他不想死去,还想回去见到妻儿和父母,都是他舍不得的人。

    这一天,孟买的街道上还在示威游行,却是没多少人知道,印国特工也在进行大搜捕,抓源国的特工。

    只是,异常小心谨慎的宋茜,得知陈义令行踪暴露,当机立断命令所有人隐匿冬眠,也令得印国特工没有所获。

    这一天的晚上,希玛来吃饭,南德娜用尽心思,把她留了下来。

    然后,南德娜赖在沙发上不动,言明要乐亮和希玛同睡一张床。

    谁也不知道的是,南德娜又下了迷情药,只是没有喝酒,而是下在她做的汤中,份量也没有那么重,为了不让两人起疑心,她自己也喝了一小口。

    乐亮和希玛又是感到燥热难耐,还以为是孟买天气热的原因,同时也为南德娜的无赖没有办法。

    两人躺在床上,保持着一定距离,没有出声。

    迷情药的功效越来越发挥作用,希玛的意志力相对的弱,本是侧身背对着睡,转了过来,盯着乐亮的背影,面色酡红。

    乐亮也是心痒难搔,努力控制着自己,暗下奇怪,今天怎么稳不住心境了?也没喝酒啊?

    希玛在不由自主地靠近中,浑身热的发烫,渐渐地迷失中。

    感受到身后滚烫的热意,还有一阵阵热气侵袭后颈,乐亮也有些迷失,转过身来。

    在窗户透进来的微弱月光中,两双炽烈的目光对视,便这么一直看着,**上涌,都在内心挣扎不休。

    希玛的手轻轻颤抖着,摸上乐亮的胳膊,继续颤抖,控制着内心喷发的**。

    乐亮也控制不住地手微颤着,摸到她的胳膊,细腻光滑,手感很好,让他体内的**又上涨一些。

    “我……我……我去洗个澡……”乐亮的意志力更加地强,迷失中保持一丝理性,欲要去洗个冷水澡,浇灭熊熊燃烧的欲·火。

    就在这时,希玛突然扑过来,紧紧抱住他,吻住他的嘴唇……

    乐亮彻底迷失,也紧紧抱住了她,深吻中……

    南德娜在外听到房里的异响声,露出了笑容,却是听着听着,她也感到了身体有异,知道是喝了那一小口汤的原因。起身到了冰箱处,取出一些冰块敷在脸上,没太大作用,最后苦恼的她捂起了耳朵。

    还好,她喝的不多,能熬得住,却也是颇为艰难,有点自寻苦果的意思。

    第二天,乐亮和希玛抱在一起,都知道对方已醒,却是都没说话。

    希玛不知自己昨晚为什么会那样做,难道自己对他真的有情意,这才控制不住?

    第一次,她丧失了意识,没有太大感觉。

    这一次,她虽然迷失,却是一切都清楚,想起昨夜他和自己的种种,害羞不已,脸埋在他的怀里,不敢抬起来。

    似乎感觉很好,闻嗅着浓重的男人气味,散发了药力的她,又有些迷失。

    这时,乐亮已经想明白了,一定是南德娜搞的鬼,难怪她昨晚喂自己喝许多汤,还让希玛也喝了许多。

    如今怀里抱着温香软体,想到昨夜她的种种,把她当做妹妹看的思维也在改变中,发生两次关系,还当做妹妹,这就是自欺欺人,虚伪了。

    “希玛,你……你现在怎么看我们的关系?”乐亮觉得有必要问一下,他在尊重她,不想在这方面有强迫的行为。

    “我不知道……”希玛的声音细如蚊呐,她的心中一片茫然。

    “继续我们之前的约定吧!”乐亮明白她的心并没有完全在自己的身上,不想为难她。

    希玛突然起身,趴在他的身上,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对我有没有爱的感觉?”

    乐亮看着她美丽的大眼睛,说道:“有。”

    “哥哥对妹妹的爱?”希玛继续问道。

    “我现在内心很复杂,也许对你爱的意义,已有了转变。”乐亮坦诚说道。

    “我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变化,曾经的陌生人,短短时间成为熟悉的陌生人,我很不适应,又……没有更多拒绝的心理。”希玛就这么趴在他的身上,头伏在他的脖颈处,喃喃细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