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汉鼎余烟 > 第六百三十章 空白
    正月十五的中午时分,雷远正在接见陶威。

    陶威也是雷远最初的二十名扈从之一。其人乃是故徐州牧陶谦的同族,曾在彭城做过小吏,后来曹公击徐州,所过多所残戮,陶威家族倾覆,只剩他自己逃生。

    当日雷远在擂鼓尖阻击张辽时,陶威奋勇作战,被张辽用刀环砸碎了胸口骨骼,几乎当场丧命。是赵云恰好赶到,施以急救,将他救了回来。

    因为伤势毕竟沉重,陶威弃武从文,负责建设乐乡各地的哨卡、隘口。后来吕蒙攻打乐乡县城的时候,他协助蒋琬守城有功,继而以郡府从事的身份,负责宜都郡各地的建设工作。

    这职务在外人看来,乃是一个捞钱的肥差,显系雷远为酬庸所设。其实并非那么简单,这个职务不仅管控着宜都郡范围内的青壮劳力,也是荆蛮子民纳入汉化的第一个环节。

    在陶威的经营下,这更是郡府对荆蛮方面的辅助情报来源。

    昨日雷远在乐乡被刺,随即折返宜都,发布多项警戒命令。陶威不敢大意,在闻讯后立即调动部下人手,探查相关信息。

    作为宜都最大的包工头,他是荆蛮壮丁眼中的衣食父母,故而他遣人出面打探,别有一番奇效。

    在他亲自督促下,到今天一早,就得到一些风声,随后几项传闻汇总过来,整桩事情又露出了别样的眉目。

    陶威将之整理成文,不敢耽搁,立即来见雷远。

    “荆蛮的异动大概是从去年十一月末的时候开始的。那一段时间里,有一些荆蛮的酋长、精夫之类从南方来,说是探访同族亲友云云。后来发现,来的不止明面上这些人,还有些人或者伪装成来干活的荆蛮青壮,或者扮作荆蛮的巫觋之流,粗略计算,大概有四五十人。”

    “当日为何不报?”

    “当时我们请了数人来,查问他们的来意。他们自称是从武陵、零陵等地深山中来,有的是受宗族所托,来探察宜都的情形,想往我们这里贩卖山货;有的则是出于对……咳咳,对将军支持张公祺在蛮中传教的不满,想要来这里煽动同伴。”

    雷远面沉如水,轻扣案几:“继续说。”

    “对前者,其实为我们所乐见。而对后者,蛮人的想法素来古怪,我们当时并没在意……何况,他们在宜都根本煽动不起什么浪头。”

    坐在雷远身边一起听陶威汇报的,是马忠、阎圃和周虎等人。马忠好奇地问道:“何以见得?”

    “峡江间的民伕、力工们,除了荆蛮以外,还有许多是賨人。賨人的首领如朴胡等,原本笃信张鲁的鬼道,后来张鲁被将军俘虏,汉中又屡次易手,所谓二十四治哄堂大散……谁要说将军你支持张鲁,这些賨人第一个不信。”

    雷远似笑非笑地摇了摇头:“后来呢?”

    “后来,想要煽动此地蛮夷的那些人,我们将之交给了沙摩柯,让他去处理。”陶威道。

    怪不得峡江间安然无事,原来是陶威这边直接处置了,斩断了想要伸过来的手掌。

    荆蛮各部之间的竞争素来惨烈,杀戮之盛远超外人想象。何况沙摩柯近来与张鲁走得很近,明摆着是想依靠张鲁的宗教组织来对抗蛮中根深蒂固的巫觋势力。陶威说把这些人交给沙摩柯,那就等于是要了他们的命。

    “至于说要来探察生意的那些,我遣人领着他们去了乐乡。但当时……当时有人回来提了一句,这些人自称来自蛮中各地,其实应该都是零陵来的。”

    “零陵?”马忠和阎圃都皱眉。

    这两人虽是益州人,自效力于雷远以后,颇曾对荆州局势下过工夫,知道零陵在武陵的更南面,位于湘水上游,地近交州。即将成为雷远妹夫的习珍便任零陵北部都尉,襄阳习氏本身也是乐乡大市中的有力成员。

    而在零陵郡中,有强盛的荆蛮势力。顺帝时,零陵蛮羊孙、陈汤等著赤帻、称将军,烧官寺,抄掠百姓。到桓帝时,零陵蛮又攻略长沙郡县,所过之处百姓芟无遗类,杀戮极盛。

    马忠道:“将军,武陵蛮此番作乱,在各地都有事前布置,必定有周全的谋划,有极大的企图!我们若分兵四处赶场救火,恐怕正中了他们的下怀。不如先行文零陵郡,促请零陵太守郝普小心应对;若有必要,则直接起兵,往零陵走一趟!”

    雷远是护荆蛮校尉,负责对荆蛮各部督查动静,并可全权处置。若有变以闻,可安辑,则安辑之;可击,则击之,并不受二千石行不得出界、兵不得擅发的限制。

    从常理而言,如马忠所说那般直击要害,确是最干脆利落的办法。

    而雷远先不应他,转对周虎道:“你去问问那些蛮夷酋长们,煽动他们来见我的族人,是不是与零陵蛮有联系?”

    此前已确认,这些求见雷远的蛮夷酋长并无恶意,但因局势不明,又不便立即遣他们回去,雷远便将他们转到了周虎这边,厚赐华服美宅,好吃好喝好招待地拘着。

    周虎应声去了,过了一会儿又匆匆回来。

    “蛮夷们行事稀里糊涂,大多数人问不出什么名堂,只有酉溪田氏那边说,近来确实有零陵蛮在酉溪活动……”

    这就够了。蛮夷各部分处千山万壑之间,交通往来至为不便。有些寨子彼此相距数里,却因深山大谷隔断,老死不相往来。哪有部落那么闲的,三天两头互相串门子?他们又不踢蹴鞠!

    只是……

    周虎觑了雷远一眼,沉声道:“十有**,便是零陵蛮受了江东人的煽动,往荆南各地搅风搅雨。只是,零陵那边,我们的力量素不能及,也素来不往那边去……您看,怎么应对为好?”

    马忠和阎圃毕竟资历尚浅,不知这当中有个秘辛。

    当日淮南豪右联盟自江淮投奔荆州,沿途挟裹民众,到抵达江夏的时候,男女部曲数万口,几近当时玄德公在公安领有民众的五分之一。故而玄德公亲往江夏会见雷远,提出将淮南豪右联盟拆分为二,庐江雷氏为一部,其余豪右宗族为另一部,分开安置。

    玄德公既坦然提出,雷远便当即应允。这才有了庐江雷氏立足乐乡之事,而其余数万人都迁徙到了零陵北部的昭陵县。

    之后习珍即将出任零陵北部都尉,驻扎昭陵,特意求娶雷远之妹,便是想要借重庐江雷氏在江淮豪族中的影响力。

    但除此之外,雷远避嫌,从不以任何理由往零陵伸手。哪怕在护荆蛮校尉相关事务上,也是如此。索性零陵蛮相较于武陵、长沙的蛮夷,习俗更接近于雕题交趾的南蛮,本来少与北面的荆蛮往来。

    也就是说,对武陵蛮的掌控,恰是雷远这护荆蛮校尉治下的一片空白。谁能想到,这会儿偏是武陵蛮牵头,生出事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