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怎么导演自己的命
    林熙熟悉的话音响起,语出关切。

    王梓璇如遭电击,猛地直接将自己的俏头从姜南的胸膛之上抬了起来。

    却见林熙一脸惊愕地杵在客房门口。

    “嫂嫂,我……”张了张嘴,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林熙则是强挤出一丝笑容,当做自己全然不在意的样子。

    “没事就好,你好好休息吧!”

    “我公司里还有点事情,先回房了。”

    话落,一双美眸复杂地瞥了姜南一眼。

    也不等王梓璇回应,直接推出了客房。

    误会了!姜南心细,已是从未婚妻的神情中读出了太多信息。

    “林熙!”

    急促的一声招呼,回答他的只有林熙房门“砰”匆忙关上的声响。

    “哥哥,你快去跟嫂嫂解释清楚。”

    “我没事的!”

    感受到王梓璇双手推了自己一把,姜南点了点头。

    起身,径直来到林熙房门之前。

    笃笃笃。

    “林熙,你误会了。

    我跟梓璇……”听着姜南敲响自己房门,倚靠在门背后的林熙连忙打断他的话语。

    “我知道!”

    林熙自然知道未婚夫跟王梓璇并没有什么,存有的只不过是兄妹之情。

    但她也知道,王梓璇对姜南有情。

    只因王梓璇之前遭受厄运,如同自己一样不是一个健全的女人。

    所以才将这份感情深埋在心里。

    林熙是在后悔,后悔自己应该挺姜南的话,乖乖在办公室里等他,而不是因为其一下午没回来,担心地回家看看。

    以至于现在自己心中五味杂陈的。

    深吸了一口气,林熙在开口。

    “姜南,我真的没事。

    冷静冷静就好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林熙内心坚强,不轻易吐露内心的真实想法。

    姜南闻言,也是幽幽一叹。

    “那你便好好休息吧。”

    听着未婚夫再叹一口气,脚步声渐行渐远。

    林熙娇躯靠着房门,缓缓蹲下。

    她真的没有怪姜南,只是恨天道不公。

    如果,自己没有残废。

    又怎会像现在这般,怕姜南不会永远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患得患失之下,林熙俏首,缓缓地埋进了自己的双臂之中。

    ……第二天清晨,姜南早早起床。

    走出帝龙别墅,银狐缓缓上前。

    “狼主,已经查清楚了!”

    “王梓璇小姐的剧组,今天休息。

    导演邓裕,正在酒店。”

    听着银狐汇报,姜南点了点头。

    昨日,薄彤彤说,是剧组导演将王梓璇诱骗到了乐少天跟前。

    邓裕,便休想逃出自己的制裁。

    叮嘱银狐等人护卫林熙,姜南驾车激射而出。

    同一时间,在金陵城外瑞丽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年轻男子身穿名贵丝绸浴袍,身上还坐着两个嫩模。

    手握高脚杯,眼中只看晃动的红酒。

    在他身边角落,还有两三名被五花大绑,用胶带封住嘴的年轻女演员。

    “邓裕,你这次送来的货,都有点次啊!”

    脸上难以捉摸的神情,令其跟前卑躬屈膝的中年胖子是战战兢兢。

    石飞驰,金陵城赤焰商会下属石家集团大少爷。

    无论白面还是灰色势力,传说都是个狠角色。

    有人敢不顺他的意,非死即伤。

    一句话,邓裕连忙抹着额头上的汗珠。

    “石少,这你不能怨我啊!”

    “本来找了个好货色,是明珠新崛起的清纯玉女王梓璇!”

    “本来是要献给石少你的。

    谁知道让乐少给抢了去。

    我……我这也是没办法啊!”

    听他提起乐少天的名字,石飞驰停下手中晃动酒杯的动作。

    眼神撇向邓裕,多了一丝狠辣。

    “你不敢得罪乐少天?

    便是敢得罪我石飞驰了!”

    话落,高脚杯缓缓举到邓裕弯着腰的脑门上。

    微微倾斜,红酒直流而下。

    色泽如同鲜血的液体,将邓裕浑身吓得一哆嗦。

    “石少,你这话说的。

    就是给我一万个胆子,也不敢乐少天这个纨绔跟您相提并论啊!”

    “只是当时您不在场,我不过就是个小小的导演。”

    “这乐少天,我实在得罪不起啊!”

    哭丧着脸的样子,就差直接给自己跪下。

    如此卑躬屈膝,石飞驰心中的怒火算是降了半分。

    “也罢!”

    “带我去找乐少天。

    本少亲自把那王梓璇从他手里抢过来。”

    “也好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真的以势压人!”

    乐家崛起虽快,然石家在金陵城外已经屹立了数十年。

    在赤焰商会里,都算得上老牌会员了。

    区区乐少天,石飞驰还真不放在眼里。

    眼见石飞驰赶走身上两名嫩模就要起身。

    邓裕再开口,连忙补充道。

    “哎哟,石少!”

    “你现在就算去找乐少天,也没用了。

    这王梓璇已经被人救走了!”

    “听说,那人把乐少天的双手都打断了。”

    如此一说,石飞驰倒是来了兴趣。

    “哦?

    居然有人敢把乐少天给废了。”

    “有点意思!”

    “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

    石飞驰询问,邓裕连忙作答。

    “听说,是叫姜南!”

    “这些天来,在金陵城外围是传的沸沸扬扬。”

    “据说此人虽是明珠林家的倒插门女婿,但是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

    “不仅收复了,金陵商盟的何家。

    还在昨日,彻底吞并了艮山商会!”

    闻言,石飞驰煞有其事地努嘴点了点头。

    目光,再看自己酒杯中的红酒。

    “如此说来,倒是有点本事!”

    “只可惜,本少最近有要事要忙!要不然,倒是很想会会这条从明珠来的过江龙。”

    “或者说,是只能在蝼蚁堆里起舞的上门女婿!”

    话说至此,石飞驰起身已经换上了一身体面的阿玛尼手工西装,缓缓朝总统套间大门口走去。

    临要开门,还停步叮嘱了一句。

    “这几个货色,你还是留下自己玩吧。”

    “别忘了吃完之后,送到加工厂去!”

    目送石飞驰离开,邓裕还是毕恭毕敬地鞠着躬。

    直到总统套房门再被关上。

    才缓缓起身,朝角落里那三名五花大绑的女明星贪婪地搓了搓手。

    “放心吧,石少。

    我邓裕,最喜欢导演别人的命运了。”

    眼看着邓裕色心大起,就要一个饿虎扑食。

    陡然,房门被一阵大力直接“轰”地震为四分五裂。

    接踵而至,是句没有丝毫温度的话音。

    “那你可有想过,怎么导演自己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