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帝成长系统 > 第六十二章 悸动
    “好,知道了!”正在办公室内焦急等待着消息的吴广国,在听到了福伯的汇报之后,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只要女儿吴鸳被救回来,那他就什么都不怕了。

    “只不过老板,大小姐这次被救出来,完全是因为那个唐亮的功劳。”福伯尴尬的将吴鸳被救的前因后果简单说了一遍,“而且根据那个被打倒的匪徒所说,那小子还是一名真正的武者。”

    吴广国顿时皱起了眉头,真正的武者?

    “福伯,武者什么的,我不大懂,这个很厉害吗?”吴广国沉吟片刻询问道。

    “老板……”福伯苦笑一下,“您不是我们这个圈子的,不大了解。有很多人修炼内气,但不代表是真正的武者!而真正的武者标志就是内气外放,可以说总算是登堂入室。”

    福伯又解释道:“然而,但凡能够内气外放,成为真正武者的,大多年纪都不小。毕竟内气,是需要长年累月积累的。唐亮他才十七岁,连成年都没达到,所以我怀疑他很可能是某个大家族的子弟,出来历练的。”

    “大家族的子弟?很厉害吗?”吴广国又询问道。

    福伯张了张嘴:犹豫了下道:“怎么说呢?现代社会,看起来好像武者已经不存在了,但实际上全都隐藏了起来,只不过我们一般不在普通人面前显露出自己的实力而已。有些家族或者门派能够传承多年,至今依然存在,说明他们都与这个社会完美的融入在一起。”

    说到这里,福伯顿了顿:“说不定某些知名的大企业,就是一些武者家族或者门派名下的产业。”

    原本对武者不是很了解的吴广国听到这句话不由得一楞,随即很快明白了过来。

    武者修炼,是需要很多资源的,而资源又需要用钱购买,能够发展至今的武者家族或者门派,自然会有着一些产业帮助他们赚钱。

    他也立即懂了福伯没说完的话,如果唐亮真的是某个大家族的子弟,他们之前那么试探,虽然说未必是得罪,但万一心胸狭隘点的人,怀恨在心呢?

    “老板,那个唐亮他……”福伯一想到自己之前认为唐亮毫无前途可言,心里就不免有些尴尬,自己可能给老板惹祸了。

    然而吴广国却是摇了摇头:“他应该不会怪罪我们,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那些武者大家族或者门派出来的子弟,但是从他收钱的情况来看,显然是非常缺钱的。再一个,他这下救了小鸳,说明并不讨厌我们。”

    不得不说,吴广国的脑袋是非常清楚的,一下子就判断出了唐亮不会成为他们的敌人。

    福伯听了后,也顿时觉的有理,毕竟他只是身手强,脑袋就未必比的过吴广国了。

    “那就应该没事儿了。”福伯微微点了下头,“对了老板,既然大小姐救出来了,那么要不要我去解决掉那几个混蛋!”

    说到这里时,福伯的拳头已经紧紧捏了起来,双目流露出强烈的杀意来。

    然而吴广国却是拒绝了福伯的好意:“不用了!现在毕竟是法治社会,随意杀人并不好。而且,我也有的是办法弄死他们!我吴广国的便宜,岂是那么好占的!”

    吴广国的语气虽然平静,但他那隐隐颤抖的嘴唇,说明了他的内心并不如表面上的那般。

    俗话说的好,龙有逆鳞,触之则死。

    而女儿吴鸳,就是他的逆鳞。这群王八蛋竟然绑架他女儿吴鸳来要挟他,可以说是直接触碰到了他的底线,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这群混蛋的。

    “好吧!”福伯心知自己老板不是什么善茬,既然表明不用自己下手,也就不再提了,“那老板,我现在这就去看看大小姐?”

    “好的,这段时间内你就寸步不离的守着小鸳,以免那些家伙狗急跳墙,再来一次!”吴广国放下了电话,眼里流露出的尽是冷意。

    夜渐渐深了,虽然吴鸳已经被救出,但是此时大部分人都还不知道。

    只不过,被救出来应该好好休息的吴鸳,却并没有回家,反而是趴在一张病床前睡熟了,看的外面刚刚赶到的福伯一阵心疼。

    他正准备呵斥那两个保镖如此不用心照顾吴鸳时,忽然听见一阵虚弱的喊声:“水……水……”

    福伯抬了抬眼皮,发现喊出这声的不是别人,正是病床上的唐亮。

    趴在床前的吴鸳也听到了这阵轻呼声,迅速醒了过来,惊喜问道:“唐亮,你醒了吗?”

    “水……”唐亮依旧有些迷迷糊糊的呢喃道。

    吴鸳这才醒悟,迅速倒了杯水递到了唐亮嘴边,还扶起唐亮的脑袋,小心翼翼的倒了进去,还同时说道:“慢点!慢点儿!”

    感觉到一阵凉意进入喉咙,唐亮这才感觉到意识清醒了许多,睁开眼一看,愕然发现吴鸳竟然站在自己的床头给自己小心的倒着水。

    他赶忙抬手,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上竟然还打着吊针,边上还挂着两袋不知名的液体,正通过细管不断的进入自己体内。

    “唐亮,你感觉怎么样了?好些了吗?”吴鸳见唐亮睁眼,赶紧松开了水杯,关切的询问道。

    唐亮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正想离开那个是非之地呢,谁知竟然被警察给发现。再加上当时体力已经耗尽,又饿又累,之后发生什么事儿就不知道了。

    看来,自己是被警察们给送到医院来了。

    看着眼前一脸担心的吴鸳,唐亮心中不由得苦笑,自己这下可算是违反了与福伯的交易。

    “唐亮,你感觉如何了?说话呀!”吴鸳见唐亮一直沉默不语,联想到之前救自己时,一点声都没发出,顿时担心起来,“是不是伤到了嗓子?我去叫医生!”

    “没!没有!”唐亮赶忙想阻止吴鸳,谁知一伸手正好抓住了吴鸳的手。

    他楞了下,赶忙缩了回来。

    说句实在话,他还从来没有触碰过除了老妈之外女性的手呢。

    不过相比起来,吴鸳的手要比老妈的手白净许多,也细嫩许多,软软的。

    吴鸳也没想到,唐亮竟然会突然抓住自己的手,不由得一楞。待见到唐亮将自己收迅速抽回后,不知怎的,她顿时脸颊一红。

    和唐亮类似,她也是除了吴广国之外没有直接触碰过其他男性的手,那一瞬间她感觉到了唐亮手掌上的粗糙,心中明白,唐亮一定有一个艰苦的童年。

    (三七中文 www.37zw.net)